copymemory

【耽美】【原创】【在更】师弟为何要杀我

【剧透醒目】

【暴露cp走向醒目】

【边看边写不是一口气写的比较随意所以前言不搭后语醒目】

……

没什么特别需要阐述的感受,主要是是因为本文还在更,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是陆陆续续追着看的,有追文心态的加持和站cp不对的影响,导致自己没什么成形的感受了。

本文的作者写的修仙文,但并不聚焦于“修仙”过程的大场面,而是主要写转世前后不同情感之间的交织。因为涉及两世诸人,作者刻画的风格是含糊的,文字和情节都较为疏懒松散,作者的萌点是转世后爱上另外的人。以上几点如果可以接受,本文还是比较有趣的。

内容、CP:

故事的开始很吸引人(我只会写这句话了好像

清高寡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水月君手下有两个徒弟,一个是和自己有露水情缘的机灵人类隋河,一个是傻呆呆白鹤所化的鹤白。

作者开篇写的很朦胧,你摸不准鹤白到底喜欢谁,也不知道水月君喜不喜欢他、人类徒弟喜不喜欢他(?

但是,还有一个人物,这个云殊君和鹤白有些纠葛,却因为这层纠葛,而与天帝的儿子有了羁绊、甚至成为天帝儿子五百世历练的“磨刀石”,受尽屈辱和折磨。

正是在这一过程中,鹤白逐渐明了了自己倾慕云殊君(我没翻评论,估计到这时有点哀鸿遍野的可能?

【作者说她就是萌这个转世后爱上别人、温柔攻温柔受的cp梗】

【尽管我没太敢确定她就只是指转世是鹤白、爱上的是云殊君、和别人有情的前世喜欢的是水月君?】

到了这里,鹤白好像……有点呆攻的意思了,云殊君却因为被迫修了妖道,而时不时在作者笔下呈现出一种风情受的赶脚。当然这些只是我目前的一点不成熟的感受,很可能又被翻盘了(?

与此同时,随着剧情的展开,我们可以清晰的知道,鹤白的师父、水月君,应该有个“故人”,叫鹤别,我们应该可以推测出鹤白就是鹤别的转世,只不过阴错阳差,大家都认为不可能,两个人不是同一个。这个前世的伏笔逐渐在剧情中的比重加大,让情节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情节结构:

从情节段落来看,个人觉得作者的主线情节(就是修真文里比较常见的有点“案件”感觉的主要情节)目前写的大致有以下几个:

1.天帝之子亵玩云殊君(天庭初会-凡世亵玩-梦坠幻境-水月前生)。

2.云殊君鹤白扑杀蛇妖(妖界诉情-二世遇险-斩妖)。

3.待后续。

感受:

如果说现在的感受,大概是底牌都没有翻开,所以我总觉得水月君的喜欢飘渺无踪,隋河的单恋另有所指。大概修仙背景的文,背景略微宏大,人物无法全面兼顾,人物的情感往往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其实我觉得作者的描写重点并不在剧情,而在于这种扑朔迷离的感情本身。

不过从作者的写作手法上看,我又有时会觉得,大概是为了让情节扑朔迷离,所以人物的话都讳莫如深的样子,有时说话让人一凉的感觉,这种感觉的确达到了让人猜不到剧情的目的,但是我认为这也一定程度上折损了读者对人物的统一认识。

举例一下:

原文有情节在蛇妖案破之后,鹤白回去寻水月君要药,水月君给了之后不让他自己送,非要留他下来:

像是从双眼中看到我要说什么,他轻描淡写道:“并非我阻你。”

我喉咙中没来由的一哽,他又垂下眼帘道:“是你自己不想走。”

……

宋家一事,让我隐隐知晓了天意难违,却真是因为知晓了,心中才更是烦闷苦恼,我自知不该懦弱的逃避,将这烂摊子全部扔给云殊君收拾,可是我就是不知为何,一眼也不想看,一声也不想听,一旦细想,便觉这天意如同天罗地网般,让人生出无处可逃的绝望来。 

我该是取药回去的,但是心中未尝没有一丝私心,想要在这世外桃源留下歇息片刻,但是我留在这里逍遥,任云殊君在宋家苦苦挣扎又如何使得?

……

“不是幻境。”水月君叹息道:“因为你……一向如此。”

这一处的确让水月君显得高深莫测,并且顺利带到了“前世”的线索。

但是这样的处理,却让鹤白的性格更加模糊起来——我的意思不是说鹤白就必须是个为了心上人坚定不移追随、不允许心中有所动摇,而是这个动摇这里看来,唯一的作用是引出“前世鹤别”的线索,但是对“鹤白”的人物塑造并没有什么帮助,反而让我容易觉得,他怎么突然就内心(潜意识)有了逃避、有了自私、有了不管自己心上人呢?

当然,上述的心理过程是转瞬即逝不足为道的,对全文的影响也并不明显。只是难免会令我觉得这样的处理,更多是关于情节冷不丁“反转”一下的“炫技”和映射其他线索的“功能性设置”,而并不完全出于对当前人物本身的考虑。

人物塑造和感情刻画:

说到人物性格,我却真的觉得这是本文的一个弱点。

从性格来讲,温柔攻、温柔受是没跑了,的确按照预设写了两个温柔的人。鹤白朴实羞涩,云殊君渡人渡世,基本设定都是清晰的,展示也很全面。

但为什么还给我这样的感觉呢?就是我突然觉得,他们的性格都很片段,我能看到他们大段的表白,大段的愤怒或者眼泪,但是我不清楚他们的想法——这并非作者的有意隐瞒,有可能是作者没有多做刻画。

比如,鹤白喜欢云殊君,我们知道了,他因为云殊君而想要杀掉天帝之子的二世幼儿期,我们也知道了,他对水月君的看法呢?他对师弟的看法呢?其实是没有的,他明明有非常多的机会感觉到水月君或者师弟,哪怕他认为水月君的喜欢另有其人(是鹤别而不是自己),但是他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看法,不会激起情绪,没有什么感情——是的,他可以和师弟喝醉,可以【说】自己想把内丹给师弟延寿,但是,他没有情感的流露。

同样的,师弟喜欢水月君,我们知道了,他流过很多眼泪,一会兴奋一会郁郁,他对师兄的感情呢?他可以调戏师兄,可以帮助师兄,可以似真似假地诉说或者慰藉师兄,但是并没有情感的流露。哪怕是他对水月君的感情,我都觉得,虽然有很多动作、眼神、话语的细节,却好像都比较浮在表面,并不令我的潜意识真的信服他深爱着水月君。

还有水月君,毫无疑问,我们知道他和鹤别相爱(甚至应该xxoo过),他知道鹤白是鹤别的转世,对吧,他有很多很玄妙的话好像都是对着转世后的鹤白说的,他的很多帮助都是对着鹤白,但是,他的感情非常的飘渺(这个可能和他的人设关系更大,本身就是很仙的人)。

好像我说的很不清楚,这些都是感情啊,怎么我会说没感情呢?

我就是觉得这些描写不够让我相信他们相互之间指向型的深爱。

那些细节好像是很细腻的写出来、却不是很深的让我觉得是他们个性化的表现,而是一种【爱的惯例】;

好像是一种【深爱了之后的细腻表现】,却不是他们性格的指向(因为连性格也是远远的模糊的——而这大概要归于本文叙述的特点【每个人都影影绰绰欲言又止】所导致的负面效应);

是一种【平时一动不动,需要主角激活才会有动作的npc人物模式】,所以大部分时间里隋河在摇着扇子等水月君,水月君在幻境内外醉生梦死一言不发——这个大概要归于本文叙述的特点是以感情为主,主线情节比较简单缺乏大场景调度所有人推进情节导致,这是一种情节选择的结果,也许也涉及作者的调度偏好和能力。

大概是这样的感受吧。

——

我是很认真努力去写了感受,但隔了几天自己看,都觉得表达还是很晦涩。真是难以医治的病症……

简单来说就是,我觉得作者只是告诉我们他们谁和谁相爱,并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相爱的证据,但在我看来这些证据都是一般的惯例而并非发自他们内心。并且为了追求情节上的反转和冲突,人物的性格和剧情的设置有些是作者故意隐瞒有些是刻画模糊,所以导致每个人“玄之又玄”的感觉。但是从总体故事来讲,我还是认为不落窠臼、不走寻常路,是一个你猜不对小攻也猜不对小受也猜不对今生的故事。2018.4.17

评论
热度(1)
表达难以做到准确和全面,而部分的、模糊的表达,有时又会容易被理解为相反的一面,或者流于堆砌和冗长。

各类阅读笔记。

扫文小院:夜烧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