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各类阅读笔记。

不知不觉脱美队坑好久了啊……
扫文小院:夜烧

【耽美】重生之偿情(重生)

作者:金刚圈

……

……

……

好了运气完毕。

( ∙̆ .̯ ∙̆ )

这篇文刚开始看的时候比较容易上手,但是看到后半段我很乏力,千辛万苦看到番外(全文91%非常难以看下去,谁知道这还不是最后的反转……非常艰难的坚持看完了),我觉得也许我没看懂这篇文吧。


内容:上辈子单箭头受被白莲花正牌受陷害,被自己单箭头对象攻开枪杀死堕入滚滚洪流重生回到了十五岁。受发奋图强想改变自己和家人、好友的命运,并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这辈子的正牌攻,上辈子的单箭头攻在这辈子打酱油却最终俩人没太多交集。

我没看懂的地方:我看不懂为什么这辈子受就非得主动出击反击了暂时没什么太大动静的白莲花受。

我觉得设计的不好的地方:

白莲花受居然第一百零一次地被设定成一个神经质/神经病/歇斯底里等等(我知道上述三个词根本不一样但我想说的大概意思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精神有点问题看似清高实际偏执)。

因为这个人设,作者的番外花了很大的篇幅但其实没写明白怎么腹黑残忍的陷害主角受。

写得好的地方:

1.有的时候作者的笔墨让人觉得一种世事的无常,比如上辈子很好的兄弟这辈子擦身而过最终又结下情谊,比如千辛万苦阻拦但哑巴姐姐虽然没嫁给跛脚男人却仍被花心男骗身。有的时候作者一句话,却能反映出一种思考后的娴熟,比如时间进度推到主角受研究生要毕业,自己生性不爱讲话的母亲却因为这么多年安逸顺利的生活在老年渐渐话多起来。比如说哑巴姐姐的孩子不爱讲话,大概是幼年和哑巴姐姐长大的缘故。这些设计都很细微但刚好。

2.青春期的萌动。其实这篇文在写攻受二人念书期间,那种受心理年龄大而撩拨攻、攻血气方刚慢慢陷落的感觉,处理的是很不错的,质朴的,淡淡的,真诚但不过激的(很多校园文都容易写的过于激烈)。正牌攻也很可爱,很真诚的爱,他每一次面对受的质问比如你考虑过我们的未来吗?你怎么跟父母说?你能坚持吗?都让我觉得心酸,在爱情里也许就是有些人明明光芒四射但就是处于力量的弱势,但是哪怕他什么都没有想过,他未必不能够坚持,是吧,就是这种懵懂的、什么都不确定的、在受看来是不稳定的,反而是爱情的真相吧。我个人觉得正牌攻的塑造是高于主角受的塑造的。

(所以也是从这个角度,其实我觉得攻受两个人长大后的情节没有在校园时候的好了。重逢后,撇开情节没有校园时候的好看,从风格上来说,刚开始还和校园时期的比较一致,非常日常风、普通生活的,但是到了尾声,二人功成名就,反而比较无感了,我宁愿这个故事的尽头还是现世安好、普通生活。)

写的不好的地方:

(对,我很少用“写的不好”这个词是吧,但是这里就还是用的)

1.文笔松散。我意识到,也许文笔和情节需要辩证看待,文笔符合情节的时候,松散是一种游刃有余、一种特殊的味道、一种和情节熨贴的表现形式。但是当情节让读者迷糊、质疑、排斥的时候,文笔就显得啰嗦、乏味、冗长。

2.配角不用心。先不说主角,先说配角吧。我在这篇文的配角里,只见行为,不见想法。

虽然从描写方式来看,我其实是一直痴迷于幻想当中的(因为现实中没怎么看到过)纯客观的描写方式,就是传统意义上只写行为、不写心理的方式,我觉得这特别酷。还有一种我觉得很酷的就是在写心理时能够写到多重心理的。不过上述两种我都几乎没见到过。

但是描写行为、不写心理,不代表角色没有想法。而是行为表现出想法。对吧,这个行为是广义的,是“非语言行为”,应当还包括表情、动作等等。

但是这篇文,尽管单箭头对象攻(郭少聪)、白莲花受(卓小然),都有非常激烈的行为推进全文情节,但是,这些行为是缺乏感情缺乏逻辑建构缺乏“想法”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在全文的90%之前,关于单箭头对象攻的所有回忆,受都是觉得这个人对自己没什么特别,是自己自作多情,这从受的角度来看没毛病,但是作为“上帝视角”的读者,应该得到更多的信息,来透露其实他对受是有些不同的,但是没有。所以到了番外,怎么突然就要死要活了呢?而且我觉得他不算渣攻啊,他连肉体关系、爱情关系都没给受,算什么渣呢?他的渣只是在于——在我看来写的最突出的反而是——他杀了受,在受的房子里发呆,知道了真相,手下来问他,他说什么,他说:

“肖遣死了。”

陆锐陡然间惊住,“你说什么?”

郭少聪没有详细解释,他说:“是韩瑾扬设计陷害他的,陆锐,杀了韩瑾扬。”

陆锐许久没能回过神来,他问:“是谁动手的?谁杀了肖遣?”

郭少聪闭上眼睛,说:“是我。”

最渣的反而是攻一口没有承认是自己亲手杀了受。

包括全文最后,单箭头攻恢复了上一辈子的记忆,在主角受面前复述了前世故事:

“在梦里,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你帮了我很多,而且一直喜欢我,我知道你的心意,却不愿意回应你,直到卓小然回来,设计陷害了你,结果……”郭少聪不愿意再提那件事,“你被他给害死了。”

到了这里,这个攻的“渣”,不是自私,不是对受不好,是怯懦几近猥琐了。但我觉得他挺无辜的,他的这些特质(怯懦、几近猥琐)根本不是连贯的人设,是作者细节没有处理好。

——从作者的角度看,是不是失败?

但同时,最后的结尾作者又怎么惩罚了这个“渣”攻呢?他在人祸中苏醒,回忆起了上一辈子的一切。但是他不知道现在这一辈子的男主受是不是上一辈子的受,但他知道自己爱的人已经变成了上辈子的受。为什么主角受可以有新的生活,但这个这一辈子的攻却要背着上一辈子的债作为惩罚呢?这就是作者的价值观吗?

受呢?受的动因是他【觉得】黑道的生活不是攻应有的生活。作者做了铺垫吗?只不过铺垫了受希望他收手这一点点。完全没有很好的写好动机,却占据了全文绝大部分的冲突、悬念、并且是小说里受“报仇”或者至少说是远离上辈子几个人的根基一样的理由。显然这个刻画是占据了篇幅但不够有力的。

3.受的复杂性。受虽然很复杂,但我觉得有几个地方并没有很好的处理。

一个是受前世内容太少,所以会导致这篇重生就是各种意义的新生,如果不是作者后面硬行加入了一个我没理解的、对受的先手报复,我几乎觉得完全可以把重生前和番外砍掉。当作一篇普通的小说。这样做的另一个缺点是,受的性格没有比照。

受在这辈子过了完全不同的生活,如果他的性格还没有任何延续,那么重生题材更缺乏必要性。并且也丢弃了人物成长变化的可能性(缺乏比对)。

一个是受看似重情重义实则孤高冷傲。这个也可以结合上一条来说,上辈子他是个小混混,怎么这辈子重生后就清高孤傲了呢?对吧,这个不能细想的,为什么,不是不可以,是作者没有给上辈子一点点呼应。而这个孤高冷傲,也表现在他对正牌攻的不信任上(关于分手),我觉得这个人物因为孤高冷傲的性格,反而不那么男人气了。(个人看法,就不要再争论是否必须要怎么怎么样才“男子气”了,只是一种综合感觉)。


总体而言吧,我模糊就记得以前看作者的文就印象不是很圆满,这篇文客观看完全是水准之上的,但是高开低走的态势让我有些失望,我可能在再看该作者的文时,会很慎重的考虑是否选择了。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mem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