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耽美】当家(重生)

作者:金刚圈

(虽然说过会非常慎重的考虑再看这个作者的文,但是我看的推荐书单这篇文的推荐写的很吸引人,所以还是决定看下,鄙视自己)

(但是看完后还是更加坚定了以后不会看这个作者的作品的决心)

这篇读后感可能要更加主观一些。

内容:当代特种兵狙击手方耀穿越回了段家老大家小儿子段锦凡身上,不仅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一身敏感带。这家当家是老三段诚。很快,二人互有感觉,故事围绕段诚能否接受这段情展开,交织着段家争夺权力的斗争。最终,阴差阳错间,方耀远走,生死不明,段诚不断的寻找他,最终,二人在定情的流沙湖畔重逢。

(还是把可能的雷点和槽点补充在前面吧,这样比较厚道):攻前后期差别非常大,重要剧情节点狗血到失语。

人物塑造方面更像是打单机游戏——重生受和苦逼攻在小小的段家里危机四伏,遇到困难和阻力的时候张三李四才会出场,并没有完整缜密的配角互动和深入设计。重生受给人这种“单机游戏”感最为明显,表面上看是因为他“特种兵”的人设,习惯独自完成任务,但是也暴露了人设方面的不足——他只有一力斗勇之“勇”,却缺乏特种兵的聪明睿智和协同能力。

先说优点:

刚开始看到特种兵方耀在一个妖孽身躯里活过来、每天自己绑沙袋向着太阳奔跑,还是很有新鲜感和趣味的,这是第一个兴趣点;方耀酷炫地解救遇袭的段诚、二人彼此动情、最终在流沙湖激情(未遂)时,作者的笔调落在了一种让我觉得不像是“爱情小说”的那种很不真实的笔触上——方耀和他所处世界、所处人群的巨大差异感、他和段诚如梦似幻的约定,流沙湖月亮的光芒,都给故事笼罩了一层很不真实的、很写意的感觉,很具有独特的风格。这是第二个兴趣点;

但是,作者在写二人“三年之约”之后,就有了续貂之感,很落狗血文的俗套:说了约定,就一定没实现成功;说了要在一起白头,就非要弄个婚姻妻女的烂俗误会(是九十年代风格吗??);一开始一直铺垫的、关于二人背伦的风险引而不发,真正的暴风雨却是另一场未遂的兄弟相jian(what??)。

特别是最重要的一个情节:段诚被继任候选人推落江水,被打渔女救下,阴差阳错的要成亲,明明一句话就能解释明白的,却迟迟不发,方耀气愤离家、段诚找过去后,作者仿佛又开始了形而上学的讨论,俩人打太极一样的说话绕来绕去,很没有意思。像硬硬拗成的台湾苦情剧,烂俗而乏味,看似玄妙实际拖沓神经。

我想作者是想【营造】一种,攻受的矛盾并不是结婚与否的矛盾,而是追求、信任、退怯和关于退怯的愤怒等等之间的矛盾,但是,作者表述出来的,却让我觉得有点刻意和啰嗦,没有必要不够冲突,好像绕了一百圈非要有一个误会,的感觉。

最后的结果我也不满意,我想作者是想【营造】一个形而上味道的、开放式的结局(“事到如今,方耀已经坦然,没有什么好避让的。人生有太多不如意,并不是自己努力了就能有结果的,在流沙湖边开始的,也在流沙湖边做个终结吧”),你说这不是……??(有病吗?)

是吧?感觉他们根本没到曾经沧海、物是人非的地步,非要一年年荒废,一句句废话……(哈哈话糙了点


本文还有一个人物让我很讨厌(这个非常主观,我有一个偏好,如果文中有角色是我非常讨厌的,我有时简直没办法看下去,明明和作者的刻画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不希望糟心的现实生活之外,在我可选择的二次元世界里,还需要面对糟心的人):

这个人就是段锦凡的生母玲夫人,她的存在本身和很多情节的推进有必然关系,但是就这个人来说,真的是挺叫人讨厌的了。

评论
表达难以做到准确和全面,而部分的、模糊的表达,有时又会容易被理解为相反的一面,或者流于堆砌和冗长。

各类阅读笔记。

扫文小院:夜烧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