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各类阅读笔记。

不知不觉脱美队坑好久了啊……

©copymemory
Powered by LOFTER

1.4 The ties that bind(冬盾冬,在更,非传统ABO)

1.4  The ties that bind(东盾冬,在更,非传统ABO)

作者:odsbodkins

翻译:cheefay

 

【一稿,待补】

作为看过一些ABO原创或同人作品但对这个世界仍然懵懂的读者来说,我认为这是不错的介入点——我愿意同作者及原作者在开篇写的那样,通过他们人本身而不是性别或者性别的转换(其实并没有)来认识这种世界的设定。

 

无论在哪种世界,运转的逻辑加深了情节的可信,两项的作用力推动了对人物的刻画,终于达成人物和我们认识、理解的人物的交叠程度(同人锁镣)。

绝没有忽略或无视作者文笔的意思——这么说只是更多的感受到——

这篇文,是剧情派的力量。

 

那么我们先说剧情的新意。

确实如翻译cheefay开篇所说“作者很努力地将ABO这个设定融入到了marvel这个世界里,并且融合的很好。”以我目前有限的美队同人阅读经验而言,在很多解释上都让人觉得新意。

 

大气的开篇。

我想大气并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对场景、人物铺排的理解。也不一定仅仅被局限于立意上。我认为如果一个类似提纲挈领、关乎到全文主旨或者大多剧情发展的要义(即这个开篇使得作者在自己构建的世界的后续显得自然并且游刃有余,开篇对全文的引领毫无疑问),被以一种可以被娴熟掌握的手法,并不刻意的描述出来,这种状态就是大气了(当然还要有配得上这种手法的设定和表述,否则就仅止于空洞)。——

从“在上帝眼中steve rogers已经死了。他仍可以呼吸、仍可以行走,但是他已经死了。”这种抓人眼睛而且并未被其他文章进行过的、犀利尖锐直白表述,到开篇steve和o’donnell神父的对话,故事的开篇作者用很小的、甚至是很常用的切口——队长对当代社会的困惑——将steve在ABO世界深切的痛苦一笔带出,而经过神父举行的仪式,填充了ABO世界的设定,并且非常自然的,升华了队长steve的理由“……你并没有承诺去死,承诺的是去战斗。”……也为了bucky。(这个理由又和steve人物的性格十分贴合)。

这就是大气的开篇,毫无疑问。

 

结构爱好者福音:每章引文的世界浓缩

作为对文章结构有偏执爱好的读者,本文的每章均以引用学术文献的形式对作者构建的ABO世界做背景补充,并且往往对下文将要带入的情节或者内容做一定引导。这种形式具有浓缩信息、强化逻辑真实、丰富阅读层次的诸多好处,也许难题在于看起来往往不是那么和当下发生的情节紧密相连。但毫无疑问,这些引文是不可缺少的,它的意义除了此前说到的两点外,也显示出作者对于构建笔下世界的思考。这种作者的思考永远可贵。因为只有(当然不局限于)这种远景式的思考,意味着作者将全面思考笔下人物(特别是主要人物),意味着读者有可能会看到对人物塑造的诸多可能性。

当然,作者的思考绝对不仅止于体现在引文中。也是我体会到并想表达的——

 

剧情派的贴合

1.冬兵细节

在冬兵出场前,以natasha的描述加深/混淆信息,这种设计很棒,因为我们在获取信息时,并不能像全能一样立刻指出方向,只能做尽可能多甚至是尽可能多坏的推断。

2.队长的后悔

在此前的文章里,我并未读到类似的队长的心声。当然肯定是我阅读量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此情此地作者的表述,是很贴合的。

3.Who the hell is bucky对话

尽管和原作发生点不同,但是对话的引入特别是此后的故事发展,是很自然合理的。

4.应该还有很多其他但一时记不起,待补。

 

设定的可能

1.bucky可能一点也不存在。

这是很棒的恐惧。这种恐惧、身份的确认(拿结婚照给natasha看)和队长对冬兵的谨慎(如果你忘记了,或者是bucky不存在了那段队长的话),都很好的加深了对steve的人物刻画。

2.Bucky/或者说冬兵的可能

作者在描写冬兵时,以他为切入点,增加了很多他的性格侧面。对natasha,对待steve,包括对待zolla和lukin的思考能力。个人的感觉是这些也许和他无意中使用的“gotta”这个布鲁克林词汇一样,为我们提供了bucky回归(或者部分存在或者别的)的合理化铺垫。

 

 

作者在人物塑造上的思考不仅止于如何将笔下的ABO世界和原作进行贴合。还在于思考人物往往不会避免的构建背景:他们从哪里来?过着什么样的童年?如何成为亲密的伴侣/战友?

不同的作者给出的答案往往不尽相同。

关于steve和bucky在孤儿院的未成年时代,虽然描写并不多并且主要其实是围绕他们如何面对青春期、发情期、如何确立关系并首次结婚来开展的,但是写的仍然不错。或者说,很真实。而这种背景式构建,真实合理是最主要的评价要素之一。

 

此外,还让我留意到并且应当继续观察的是,

人物均衡度。尽管本文主要从steve切入展开情节推进,bucky更多是出现在了steve(痛苦的)的回忆里,但是记忆里有关bucky的部分,着墨不多但并不有损于通过有限的笔墨较好的完成了对bucky的人物塑造,并在塑造时注意到了人物自身的完善而不仅仅是互动关系的推进。也就是说,回忆里的bucky,并不仅仅是为了展现和steve深厚的感情而出现的,他自身的性格特征得到了表现。这种有意识的成果,同样来自于作者先期较为充分的思考才可能实现。所以,回忆中的bucky,在对待steve方面,有着体贴(表现形式是非常平淡细腻的,而细腻并不总等同于琐碎<有时人们会混淆>)、谅解(这种塑造非常难得,包括坦然)、热情(这种性格显露虽然非常常见,但是作者设计的细节又很鲜明典型)、执着(包括忍耐)的性格要素,

 

作者运用了很多影音的方式来串联不同时空的事件或者作为情节的补充说明,并往往给予了影音很自然的使用理由。如收音机/广播剧的使用是因为对旧时代的记忆,(二次)婚礼的重放来自于队长的文件夹,而旁白的语调毫无疑问让人想起原作里那黑白影响和关于小男孩收攒废铁支援前线的语调。甚至包括冬兵接受任务的手机、信件的使用,等等。

 

在极其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努力做到了对次要角色的合理解释或描述。如善良的brance,peggy的属性,zolla的奸诈,等等。当然作为目前显露的九头蛇或者lukin方面,显然应当做了更加多的背景设计只是尚未让我们看到。

 

我想,大家可以明白,虽然前面说作者是剧情派,但作者当然拥有着表现不错的文笔(此处当然还要感谢翻译者),我指的未必是漂亮的辞藻和流畅的意向。而是对独特细节的充分准确的运用。文笔应当是一种统筹能力。

 

 

【未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