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各类阅读笔记。

不知不觉脱美队坑好久了啊……

©copymemory
Powered by LOFTER

2.2 你眼中的冰雪(盾冬盾,修改后原设后续,完结)

【因为多次阅读后修改,部分内容可能存在表意重复】

作者:纳兰

很深的印象是:

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作为主角的性幻想可以是这么坦然的被对方可接受的,被读者可理解的。

作者用了很多很好很集中漂亮的“点”来集聚力量,打动人物以及读者。起到亮化效果:肩膀星星的圣经引用,胸前星星的命名,俄语歌曲,等等。

作者写作手法比较成熟,细节都是认真设计,有意识地去呼应的,梦境的多重呼应(steve和bucky坠落的梦、结尾手术可能的梦)、俄语歌曲的呼应,头发的呼应,口哨以及歌曲的多次出现,婴儿碰撞角、系鞋带、绑头发,下雪了等等。觉得这是很好的呼应意识,可以增强文章的完整性,递增读者的阅读体验,强化人物的感情。

文中二人的感情,bucky对steve,是基于“信任”(“只有你(steve)不骗我”)而延伸出的“跟随着ranges/队长”到“像对待遗物一样对待(他保护的)世界”,从而完成对冬兵审判(出路)的理论路线(可行性),也逐步画圆了bucky的(对待)世界观。

Steve对bucky,似乎复杂一点,故事设定早在七十年前,steve就默默爱着bucky。

整个故事里,也许steve始终没有放弃让冬兵找到bucky的记忆(尽管文中的解释是steve希望他回忆是为了让他释怀对自己身份的认知,但通篇来看,个人认为steve仍然主观希望bucky找回回忆,因为他还是觉得“(七十年前那个美好的bucky以及)他们一起的时间,忘记太可惜了,他<steve>还有很多问题希望bucky一一解答”)。……也能够理解,毕竟steve差不多是爱了两个人吧……(个人看法),但是个人觉得在steve的感情线上,除了作为“信任事件”的另一主角而对冬兵世界观的接纳以外,steve的世界观或者说主要是对待冬兵/bucky的事件上,作者并没有给与他更多的发展空间或机会。而他对bucky记忆的执着,尚缺乏更为成熟(美国队长式?)的理由或者态度。


主观偏好上的,还想说一点吧:

文中对bucky(冬兵,不做区别)的塑造,逻辑线较为清晰,特别是二人确定关系之前,冬兵的语言风格鲜明,塑造上比较独树一帜。关于“信任”的质疑和认同,掀起了故事的第一波冲突主线,而bucky关于“等价交换”的价值观贯穿全文并逐步升华,是比较完整的叙述体现。(这里想约略说一下bucky的信,仍然觉得此处着墨有点用力了。感觉是为了感动达到一个峰值,而做出了也许不必要/人物未必这么做的行为——我是指他最终对队长说我知道你会看到这里等内容。写一封信需要三个阶段,这个行文仍然偏长也偏细腻了)

文中的steve相当甜心,可能处置方式上仅作为读者有些微觉得也许不会这样的主观看法:steve在飞机上队员们对他的态度(美国人民追随的队长,权威和尊敬?)、他的反应(他只是陪着bucky忍耐口渴,他甚至没有动作去制止其他人员的那一脚)、steve让bucky跟随自己回去接受审判(不是说情节问题,是情节细节处置问题,如何说服?面对bucky的信任和他明确感知到的信任,他什么也没做说明),对fury的态度(无愤怒转移,无态度说明或侧面说明)等等。推测作者认为的steve是不会暴力去反对、想要通过这些细节去描写steve的忍耐、传统气度等等。……这涉及到人物看法,还是打住吧。以及法庭上steve的总结陈词,尽管也不错(结尾巧妙地将判决权交给陪审团的谈话技巧),但是第一次读完时略有失望那么长的总结发言里,看不到电影中即便类似的,美国队长式短促而有力的感召。另外steve对bucky的过度保护问题觉得让文风走向偏甜而脱离或者说冲淡了故事节奏(当然甜的部分很好),也淡化了整篇文章行文冲突可以激发的层次递进的矛盾快感,故事的后半段缺乏较为明确的线索去加剧对人物的感情及性格刻画了。

两个人相互问题的互动上,作者比较用心,设置了一系列的冲突或者说问题去加深双方的沟通和感情,推进故事情节,只是在交互逃亡/出勤时受伤方面,略微略微频繁了单调了一点点(结合上段)。

情节之于人物塑造方面,设定bucky自己割掉手臂——利益交换——释怀——感情升华,这一系列的情节都设置的紧凑、清晰、有层次。

情节上,因为steve而产生的推动则很少(其实这本身并不要紧,通常文章也很难均衡用力以二人或多人为推动线索,但是侧面描写并不意味着对人物的刻画少了,而是空间和机会的问题,在可以侧面去展现的方面,本文的steve仍然显得少了更多的层次),更多是复联其他成员的侧面描写来烘托二人感情——这几乎成了文章后半段的情节推动主要力量和感情描述的主要辅助手法。此前Steve因为bucky的交换而愤怒、拒绝交流、伤心,是很动人,他之后的拒绝、bucky治疗眼睛的纠结,仍然略描写的少了些,少了细节去丰富人物形象(层次)。

就番外而言,第一篇的孩子问题,作者的处置有自己的着眼点,我开始以为最终他们真会弄个孩子什么的。但是最后的解释挺让人信服。也让人看到了阶段性感情的状态,以后存在有孩子可能的希望(这种存在“变化”“可能”的意识很好,我觉得这种意识可以很大的丰富文章时空感,拓宽对人物刻画的时间,是种很)。这种“可能”的状态和感觉的处理,很好,也在人物塑造上有必要、丰富了。

番外婚纱变装那个,觉得没什么必要。最近在更的婚礼,关于洛基的诡计,设计得比较巧妙。不知道为什么,当bucky引用圣经时,感觉有些刻意(?不自然?多余?等等复杂的感觉)。

此外有一条总是忘了写——为什么托尼需要把冬兵的手臂再按上去呢?是因为来自暗黑科技的超前性吗?看的时候这里不理解。

怎么说呢,这篇文分量足、文笔有保证,亲妈,文笔娴熟。而有的时候又觉得似乎多(余)了些什么。或者是甜甜的细节,或者是欢乐的打趣,或者是娴熟的笔触?说不明白。

【应该是未完】



回复 lostinnara:我觉得我真心是啰嗦><,部分附议你。

作者可能写两人甜腻互动很顺手也比较熟悉的进展套路,所以让舒服的写作把文章的节奏彻底打乱了。审判的情节我在不少文里都看到过,但是steve的发言很长而让人失望。作者应该很有写长篇的经验了,总能找出很多漂亮的点(就是明确知道读者会感动、会赞叹的主角的表白),当你发现这是作者常用的技巧时,阅读快感就会打折扣。

不过我到没有觉得作者很努力去写人物的强势(因为我没特别留意到塑造的人物的强势部分,汗),但是阅读起来是比较有保障的文,你能看下去并且能被打动并且长文(长文万岁嘿)。

关于叉冬情节,在作者文笔世界里具有一定的故事合理性(从冬兵等价交换价值观初次显露并最终完成对冬兵价值观体现这点来看设计情节的初衷和意图的话),但是从冬兵作为士兵的行为逻辑特别是叉骨行为逻辑来看,铺垫并不足够。身体有那么重要or快感有那么重要吗?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