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各类阅读笔记。

不知不觉脱美队坑好久了啊……

©copymemory
Powered by LOFTER

1.15 A new sound of breath(盾冬,原作向,完结,短)

【12-14已经预留并写了一部分,故本文为15】


译名:呼吸的新声音

作者:gossamernotes

翻译:只是一朵冬瓜(翻译的很美)

 

周末晚上,没有比看这样的小文更合适了。

很美的文。

 

看完后心里流淌着淡淡的生活的味道,为那些变幻的人群,和流转的眼神。以及即便伤痛或不为人理解,仍执着行进的步伐。

 

 

短文,第三人视角,女性角色。能够写的盾冬应该只有边角料了:眼角眉梢,只言片语。

 

整个文字像是铅笔画的动漫。我们在城市灰尘的空气里寻找一种独特的味道。

 

故事的主角是个不如你、不如我,也像你、也像我的小少女,意外在布鲁克林和steve、james做了对门邻居。

如果故事的主线止步于眼角眉梢和只言片语,能发挥的空间其实真的十分有限,加上特定情况的少女视角,很容易写得偏移。

我想,作者打动我的,并不仅仅是那些只言片语中透露出的绝对令人感动的话。更关键的是作者给了我们一种巧妙而不断升华的类比:我们都愿意为了各自的steve而战,愿意“take care of our own”。

 

还令我深刻的是作者对于美国队长的描述,非常的准确而漂亮,这个角度的描述我尚未见到更好的:

 


以及令我特别感动的,是此前几乎在所有的文章里,我都并没有特别看到人们对于70年后美国队长steve的怜惜的眼神。是的,他有超级血清,是近战大师,在北极圈冰冻了七十年仍然有心跳,他要带领复仇者联盟去大战外星人,他还必须去找回bucky。其实在看这篇文之前,我也只是开始考虑到“他和bucky 一样,是战争的牺牲品”,而没有想到这样直白的关注和怜惜的眼神——james对待他的:

 

“这个世界对那个人有失公允,而他应得的远超过这些。”

“sarah(第三视角人物)和james都明白那样的感受——他们最重要的挚友已经破碎了已经成了一团糟,但是他们还是对像造物主那样,敬仰着,崇拜着,爱着他们。”

 

在文中的女主角,更像是一个晚辈,羡慕而憧憬、羞涩而凶狠、善良而别扭,等等等等。作者在写作时很好的把握了这个线索人物,在不淡化主题的前提下,线索人物还很好的拓展了故事的视角和空间(视角人物的病痛带来的对生命的珍惜,以及投射关于少年steve病痛的类比,病痛本身带来的漫长的、忍耐、妥协、执着)。


此外,还令我想到了很多,很多时候甚至觉得,他们是彼此和这个虚幻世界联系的唯一真实的“点”。

就像一个作者说过的,在变幻的人群中,steve和james是他们彼此的锚,他们靠着彼此停泊在这个变幻的世界。(大意,很抱歉刷lofer看到的,但作者名字实在没能记住)

 

“他们看着彼此样子,就像是随时都在怕对方会因为轻轻的一个碰触就会消失不见。”

“他们看着彼此的样子,像是在看一个只存在于布鲁克林的海市蜃楼”

 

也很能理解,那么多没有强大的身体配上自己金子般的心的孩子们,会把美国队长作为自己的偶像。作者关于美国队长的寥寥几笔,真的很令人感动。

(“她明白为什么她的朋友这么崇拜美国队长这位活着的传奇,这不是因为他们俩的名字一样。而是因为一个拥有金子一般的心的体弱多病的小个子,被给予了一个配得上他强大的心的身体。这样的故事激励鼓舞着像Steve和Sarah这样的孩子。好吧,说实话,也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小小的嫉妒的种子。”)

 

而,从笔法上,作者几乎没有大面积的去展现steve和james,这主要是囿于第三视角的局限性,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作者很好的“扬长避短”(扬长是肯定的,避短倒也未必——我是指并不是说作者的缺点被发现了所以也不能说是在“避短”)。很好的用了大量的留白来给予读者空间。这种留白是隐藏在第三视角那种“对所有的描述都一带而过”的统一调调里的,隐藏在“以第三视角人物心眼所见”的场景里,所以相当隐蔽和自然,不会因为刻意的细节而冲淡读者自己填补空白的乐趣。

如果是换上第三视角人物“本不会刻意注意但却出现”的细节,这种味道就会打折扣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