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各类阅读笔记。

不知不觉脱美队坑好久了啊……

©copymemory
Powered by LOFTER

1.19 Uncertainty(不确定性,盾冬盾无差,原作后续,完结,中篇)

作者:jaiden_s

翻译:raghel

阅读地址:随缘居(需注册)

挺不错的文。37000字,读起来似乎是个中篇,但是故事结构的完整性和想要讲述的主题方面,都比较充分展示了信息,而具有了长文的框架和态度。

 

【有严重剧透】

 

大抵讲述了steve通过某种方式,和bucky具有了一种奇妙的联系,透过这种办法,他开始了取得bucky信任、找回bucky的道路,并几乎摧毁了九头蛇的基地。而背后开展了其他行动的fury,似乎在酝酿着新的计划。

 

本文的每章名字都很特别(括号内为试做小结,可能很不准确)。

第一章:无用的(按原作情节,steve和sam走上了寻找bucky之路,梦境第一次显现——无力感、“无用的”)

第二章:不安的(steve很快意识到了梦境的来源,并按照本文的理论,这种联系显示为双向性——steve对这种联系中显现的危机的“不安的”或者是指bucky的“不安的”)

第三章:不稳定(基于这种摸索中的不可控双向联系,steve在bruce博士的指导下开始了对话引导尝试——这种联系是“不稳定的”或者说bucky/冬兵状态的“不稳定”)

第四章:不速的(应该是指和bucky约好的营救行动出现了变故,他们未能及时到达)

第五章:未知的(个人理解可能是指bucky苏醒后)

第六章:难遁的(不知道,也许是指bucky的感情?或者是指fury的计划?)

第七章:难控的(营救计划出现变数或指bucky/冬兵状态切换)

第八章: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故事带给人的感觉有渐入佳境的感觉。并不是说框架下的营救/摧毁九头蛇行动,而是人物之间的关系,steve的态度,等等。

 

故事基于一个作者给出的理论:鉴于steve和bucky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超人血清,使得他们获得了一种特别的联系,在某种因素下,steve可以进入bukcy的梦境,而bucky也有可能进入steve的梦境。

还有一个附属的设定:bucky始终都在,而冬兵是当bucky感觉到危机时出现的应激性格(不知道这样理解是否正确,译者似乎译作“分立综合征”)。

于是,steve按照bruce博士的指导,在某种情况下,尝试对自己梦境的状态加以引导,以此来召唤/疏导/推动,直到bucky出现、稳定。

 

特别想说说这个文里的steve。大多数时候,同人文里的剧情推动主要是靠bucky/冬兵的变化。这是由情节的客观要求而产生的共性的趋向。也有不少从steve的角度来推进剧情的,往往是把steve作为连接过去和现在、bucky和冬兵之间的某种桥梁,在回忆和现实中达成推动力。其中有一些会让steve在过去就暗恋bucky或者和bukcy相恋,另一些(相对较少)让steve在现在意识到自己对bucky的感情。

本文也没有完全例外。它似乎没有明确的说过什么(关于过去),但是又似乎在阅读中给读者解释的足够明白了,真奇怪。

令人感慨的,是文中steve近乎和上面这句态度一致的,对待自己感情的态度:

A.他明明看到bucky和Maria调笑(他认为)很不高兴,但还是隐藏了这一点,但是当bucky因为吵架而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是那些女人都不是他(steve)时,他并没有什么正面表示。

他多次强调的是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给予bucky的几乎没有正面的响应。

(作者并没有解释,但是阅读的时候似乎完全自然的给steve脑补了很多能够理解的理由,比如,可能是bucky那刚刚显露出来的、尚未恢复稳定的人格,他没有办法“诱导”、“过早”承认这种感情,来干扰对方初生一般的显现。显然那个时机似乎不对,至少……要等到威胁取消、bucky恢复一些、更加稳定后?这样?……所以我说“它似乎没有明确的说过什么(关于过去),但是又似乎在阅读中给读者解释的足够明白了”,这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作者如何做到这一点)

B.他坚持,“我和bucky之间没有什么事。”作者很巧妙地写到,“‘他搞得我措手不及。我没从没有想过……’steve声音低了下去。……想过他有同样的感觉。”steve的话分明表达的似乎是义正词严的否定意义,而心中补全的话又完全显现了他的内心以及挣扎。

C.他只是想保护bucky。(或者我试着补全一下:“他只是想保护bucky,现在显然九头蛇的威胁更重要,而bukcy的状态还不稳定,有时还会出现冬兵,bucky可能不是……爱的意思——总之,保护bucky是首要的,甚至是保护他远离可能的、不确定的、不可控的变数。”——原文说:“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而是行动的时候。如果他和Bucky之间确实有事,那也得等。”)

D.然而在任务中,当营救计划出现了变化,某股不知道的力量提前到达预定地点,并刺杀bucky,让bucky感到了欺骗,冬兵再现时,为了引导bukcy回来,steve不自觉的做了内心的表达:“他唯一的机会是要重新掌控他们的联系。Steve闭上眼,释放出所有曾经小心翼翼埋在心里的温柔,让它充满自己的心脏直到满溢出来,把他笼罩其中。‘你是我的一切,’他低语道,‘一直都是’。”至此steve首次隐晦的完成了他的表达。

E.任务结束,steve告诉sam,sam是自己最好的朋友,sam说自己不算,bucky才是时,steve坦然说他(bucky)不止如此。这是首次宣告与承认。

F.steve在车上告诉bucky他会阻止bucky可能会出现的危险情况,就像今天一样。语调冷静但内容几乎热情的说:“‘你见过我的朋友了,三个都见了,至于我的生活……’Steve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又没什么工作。从外星人和半神们手里拯救世界可没工资领。现在神盾局没了,复仇者计划可能也得结束。除了让你安安全全的,我还有什么可做的?’”、“‘不是你要我留下来。是我选择要留下来。”Steve说,“我就想待在这里。’”美国队长完成了他的告白。之前(作为读者)等待、失望、生气、不满于他的不说什么,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加倍的偿还,不是么。

 

我觉得作者通过steve角度感情的堆叠描述,有抑制有迸发,完成了他性格的塑造和展现。任务优先、bucky优先的原则下,他可能没有解释过什么承认过什么,但每次危险面前、每次可能的冲突和冒犯面前,他都做到的尽自己的力量挡在bucky的前面,站在bucky利益的角度思考问题。

 

但是:),当然如果这么人前内敛坚毅优秀,也不完全是steve了不是吗,所以酒店里的steve,又变成了那个,笨拙、敏感、甚至瞻前顾后或者尴尬的steve,这样的描述反而增加了人物的可爱。他不自觉挺起的肩膀,偷偷定的大床房,甚至不敢进行的肢体碰触,关键时刻还得bucky来啊(扶额)。


此外,“‘我也不是他从前认识的Steve了。我们都经历了苦难,变成了不同的人。但他还是Bucky。他还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我不会放弃他。’”第二次在不同文章中看到了类似的描述,很喜欢这种变化的承认。

 

最后,请让我引用一段原作写的很美、翻译的很用心的场景作为结束,描写的这么真实让人觉得一切正在发生,而我们不用着急,“怎么舒服怎么来”XDD

 

Bucky洗漱更衣时,Steve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姜汁汽水,漫步走到阳台上。月光在浪尖上舞蹈,给整片沙滩罩上一层银纱。他倚着阳台栏杆,看着海浪带着催眠的韵律起起落落,其间传来一羽独鸥的利鸣。Steve望着它黑色的剪影掠过星光闪耀的夜空。慢慢地,他放松下来。深呼吸,随着海浪呼气,吸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必要恐慌。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