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各类阅读笔记。

不知不觉脱美队坑好久了啊……

©copymemory
Powered by LOFTER

1.31 美国诉巴恩斯 案号:617.U.S143(2015)(盾冬无差,原作后续向,中篇,完结

作者:fallingvoices,radialarch

地址:A3戳我

翻译:qwervbnm

地址:老冰棍组仓库(需注册)

 

非常喜欢!

其实这篇文应该算是特殊文体吧,不过考虑了下,认为还是放在第一大类更合适。

 

本文更多以“庭审记录+新闻快报短讯+短消息+新闻直播+采访”的形式,在有限的篇幅里展示了barnes接受公众庭审的基本过程。

 

其实开篇就很吸引人。绝大部分的文,都会在开篇不远的地方点出主要人物,并围绕其展开情节。本文却不同,以其他人士(证人)接受询问的方式单刀直入把读者带入情节:故事的一开始,庭审现场里,公诉方就传唤了某位被冬兵杀死祖父的女性证人。她的证词符合人们回忆的一般规律,她记得的,她不能确信的,她长久恐惧的,甚至是设计给她打电话通报消息的是她“前夫”这样的设计,都直接把读者牵引到一个也许并没有做好准备的故事开场:“冬兵,被审判了,他需要面对他犯下的罪责——哪怕他,或者我们,都对此一无所知。”

 

(这种“一无所知”,也很好的体现在bucky的证词上。作者们很好的考虑到了、预设清楚了他的这个情况)

 

文中的peggy的采访,真的读起来很像她会的说话语气,她对rogers永不吝惜的褒奖之词。她和barnes共同的“兴趣”。她对待公众或者政治,谨慎的态度。而对辩护律师的身份设计,也真的感觉很贴心。

 

作为文中的“大反派”公诉律师coyle,其实不得不承认,他有很敏锐的证据分析能力(和歪曲事实能力,笑)。

 

作者在设计众多证人词方面,还很细致的设计了一点:证人eadara(医生)推断在太空舰上,冬兵对steve的殴打,是为了摧毁其“面部特征”,这种具有心理意味的解读是对人物行为很好的补充注解。

 

当然,出庭非常精彩的要数sam和姜是老的辣的morita酒鬼。Sam就是这么幽默。

作者在描写natasha的回忆(证词)时,描述的几乎细腻而美丽。很平淡的描写天色渐晚,直到突出冬兵的闪光,这样的细节棒极了。又能在行文中照顾到,去描述的很美。作者们还给了natasha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去展示她的一点心路。这样的照顾,很好。

 

作者们很难得的,几乎是平等、均衡的、展示了更多的bucky和steve,他们的态度和状态。包括互动、变化、措辞。相对来说,bucky有一段很长的自我陈述机会,直面的塑造会机会多一点。在这次机会的描述中,作者们有点超乎了我的预想,确实我们已经知道,bucky和steve身上共同的命运的悲剧感,但是他们时代的悲剧感以往比较少被我们感觉到。是的,的确如bucky所说,当他离开布鲁克林,当士兵们走上战场,一切都不可逆转的发生了改变。从更大的角度来说,战争比我们所有可以想象的,都要来的不可逆转,来的毁灭。我们赞美他们超人血清下的体魄和意志、正确,似乎时候更多,感慨的七十年,往往抵不过现下的重逢,就像一切也许可以重新开始……即便,但是,过时之人的悲剧,并不是时过境迁的不真实感,而是,有些伤痛,就在那里了。他们能够做的,也许只能是,继续,重新跟随下去吧。已经足够好。

 

 

其实今天也考虑过,这篇文的剧情设计是否有些戏剧化。主要是第一遍读完后特别兴奋的同时,又觉得审判似乎短暂了些(笑),我还不合时宜的想到了以前看的东京审判的纪录片。但是显然这是没办法比较的,毕竟让作者去设计过于冗长的案头卷宗梳理工作,并不能够为剧情的推动带来更多的助益吧,而,尽管他们最终的坦白非常的戏剧性,但是,换个角度想想,英雄们的人生,可能就是这么无法预设。对于时代来说,他们就是直播的历史事件。但是当他们成为了直播的时候,自然同时代的人们无法把他们当做教科书里的英雄来简单爱戴。这是民众和英雄拥挤生存的时代,不是吗。


其实,因为是转成文档看的,可能有些字体信息丢失,有时间我会一个一个试试超链接的。而部分短信息其实我没看懂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