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memory

【原耽】【一会吐槽】分手过渡期(霸总)

晚上了酒,兴奋劲没过就睡不着。0604


这是一篇……感觉很不稳定的文。刚开始感觉还可以,但是你发现文的缺点后因为读者心理的特性,会感觉高开低走,到最后我被一堆俗梗雷出天际,真心怀疑全文前后两部分是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霸总题材、包养、双向暗恋。受因为家庭原因很封闭,独立,对他人充满不信任,二人阴差阳错因为一纸合同开始了包养关系,同时也是心照不宣、磕磕绊绊的谈恋爱。

一开始我以为是俩人分手后攻发现受可爱之处的简单路线,后来发现也不算是,二人的分手本身就有疑点,而且这期间其实也包括了受的态度转变而不仅仅是攻。

刚开始时,作者在写受的心理,攻的感觉,单独写的时候,写的都很出彩。特别是受被人陷害绑架、自己逃出来那段,明明受伤过重还接电话给攻报平安、自己在月夜里面对死亡风险,写的特别安静又心痛。——与之相匹配的,攻的反应虽然并不是想象当中的激烈,但是也刻画浓重,比较相当,总体上(刚开始时)。

但是作者在写二人互动时,包括xxoo的一些暧昧气氛的时候,包括出事之后受突然就挽留攻、攻突然就半明不明地依恋受的时候,情爱就比较尴尬,转折就比较突兀了,作者的描写在逻辑性上不够流畅,有些跳跃。

而如果让我说作者的败笔,我觉得是幕后黑手、攻捧出来的影帝言嘉。

(有一部分主观因素是我很讨厌文里出现我觉得恶心的人,因为单纯的不想看到)

但之所以我成为败笔,主要还是因为:

1.

言嘉揭开面具的一刻,不管技巧上作者做了多少铺垫,言嘉仍然是传统言情片里常见的歇斯底里的坏人。(当然也许过分的爱的确会滋养歇斯底里),但是这样浮夸的、神经质的人物,作者仅仅把他作为一个反派来写,就有些落了下乘。

怪不得有的说,看文的层次,可以看作者写的反派角色。

本文的作者给了他一个逻辑:单恋攻,未果,嫉妒,因势利导、策划对受的报复。

这是初级逻辑。

这个人是完整的吗?他可以只在文里说一句话,但他需要是个完整的人。他可以很坏,但他一定会坏的和别人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也许是只抽一个牌子的烟,也许是他有个俗烂苦痛的童年,也许只是他在某个下雨的街头摔过狼狈的一跤。

个性化,对人物个性化的认识,是作者的差距。


2.

我本来觉得只有反派这一个败笔。但是又往下看时,觉得作者写的受的舅舅,这个梗就是个不好的设定。

受是个很独立、清丽自持有担当的男人,对社会都不相信,当年舅舅给自己一百块钱,让自己后来听信了对方的电话,时隔数年后返家却被赌博父亲的债主追获贩卖(被攻以包养形式解救),当时受就觉得舅舅的电话有点问题,但是他没深究。他成年后、工作成企业主管、更加独立了,也没去想这个问题?那么可见他心知肚明,只是为了维系一份亲情。那么和攻再次分手自己说急事外出,去看受伤的舅舅,遇到贪婪的舅母劝他再去“卖身”救舅时,受突然就爆发了,口齿伶俐、大快人心的反驳了多句。

受是个口齿伶俐的人吗?他被之前那个走后门来单位实习的小gay拽着打的时候他这么反驳了吗?他成年了还会给所谓亲人一个机会让自己狼狈的被泼水离家吗?

受的性格真的很漂移了。


3.

前面说过了,“作者在写二人互动时,包括xxoo的一些暧昧气氛的时候,包括出事之后受突然就挽留攻、攻突然就半明不明地依恋受的时候,情爱就比较尴尬,转折就比较突兀了,作者的描写在逻辑性上不够流畅,有些跳跃。”

还是想拿出来捋一下:

受一开始,让攻误会了,认为受想登堂入室,所以解约分手。分了之后攻又觉得不对劲,舍不得,又跑去找受,要继续履行“五年之约”。于是二人不明不白、稀里糊涂的又在一起了,又分又不分的黏糊。有多次针对受(或攻)的攻击,开始没当回事,导致受受伤,大杀四方的逃出来厉害的要命,俩人还是没说清楚。都推测时反派受指使,攻知道受只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的处理结果,攻继续黏糊,没处置。导致被反派受一挖坑,受就“急事处理,外出勿念”了。如果攻早点出手会这样吗?好,受走了,攻吐血住院,决定开始报复了,晚不晚?他怎么当霸总的?最后,作者还设计了攻一场“恶性肿瘤风波”,这个梗……叹气。

不,这个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结局,俩人来了个一年之约(因为协议还差一年没履行完,攻放受一年自由,一年之后要是受还愿意,自己等)。然后作者时间线来到了“一年后”。然后!一年后反派受才被整垮(excue me?),受在这期间得了“抑郁障碍”(什么鬼),想自杀,觉得生活没意义(excue me?),然后攻以为自己要死了立遗嘱把所有财产都给受(excue me?)。

看到这一堆应接不暇的俗梗,我真的觉得作者对自己的角色真的非常轻谩。如果不想写了,就不要勉强自己随意的去写完。

评论
表达难以做到准确和全面,而部分的、模糊的表达,有时又会容易被理解为相反的一面,或者流于堆砌和冗长。

各类阅读笔记。

扫文小院:夜烧

关注的博客